> 新闻中心 > 行业新闻 > 行业新闻

汶川地震中被全国国民挂念的孩子,后来怎么样

  相较郎铮,林浩在面对记者时就干练很多,除了年纪的关联,更多是和经历有关。地震后的几年时间里,他拍广告、拍影视剧、接代言、缺席社会活动,还开办了公益基金。林浩的经纪人,也是被他称为“田爸”的田万良从2009年开始进入林浩的生活,请求建设单位委派文物勘察机构赴现场进前进,一度取代了家长的角色。田万良清晰地记得,从地震后到2013年,林浩乘飞机两百屡次,“他和普通的孩子一样要学习、要游玩,但又和普通孩子不一样,地震的经历让他过早地‘被需要’”。

  下个月就要参加高考的林浩进入了关闭学习的状况,田万良忙着替他敷衍所有外界事物。谈到被质疑,田万良有些冲动,“从9岁开端他就被高高地挂在墙上,但他只是个普通的留守儿童。接广告、拍片子确切让他红了,让他挣了些钱,但并不是传言中的暴富。这些年林浩用自己前几年挣的钱来补课,上艺术学校,支持家里日常开销,有什么错?”

  田万良认为太多人对林浩过于刻薄,“有那么多童星,为什么只有林浩当演员会被说三道四?没这样的经历,他这样的留守儿童很难走出大山,也享受不到现在的资源”。

  被全国人民挂念的孩子

  “迁居上海”、“扯谎救人”、“不务正业”的质疑风闻从未间断过。去年年底,林浩奔波多地参加艺考的消息再次让他回到民众视线。又有人出来说,“他过去不说要学建造吗?现在怎么想当演员了”、“这孩子变了”。

  而全家对郎铮可能做出敬礼的举措并不稀罕,“我们家几代人都当兵,从小我有意无意地带着他站军姿、踢正步、敬军礼,所以这些他都会,而且知道在什么情形下用,象征着什么”。

  小林浩对“被须要”不深入的懂得,但自接触拍影视剧后,他逐步爱好上了这件事儿。从2008年到2013年,他参加的影视作品有13部,歌曲和MV作品超过20部,频繁地以“演员”的身份呈现在大众眼前。

  郎洪东的友人圈有不少对于儿子的照片,大多是郎铮在体育场阳光踊跃的样子,一米七的个头让他看上去豪气十足,很丢脸出他才13岁。每周打球的时间是父子俩最珍爱的,常常一出门就两三个小时,大汗淋漓地回家。

  薛枭后来一度并不喜欢“可乐男孩”这个头衔,“引来太多注视和赞助。失去了右臂,那我就训练用左手,现在十分自若。说瞎话,生活里不想被过多地打搅,也不想不分场所地被认出、合影、聊天”。

  地震后第二天,天还没大亮,刚被从废墟中挖出来、左臂重大受伤的郎铮被解放军用预制板抬着转移,这时他举起右手对着大伙敬了一个军礼。这画面被记者杨卫华扭身捕获到。“敬礼娃娃”由此传开,看哭了亿万替灾区国民揪心的国人。

  薛枭,薛枭当年被从废墟中救出后,第一句话是,“叔叔,记得给我可乐,要冰冻的”,他因此被人们叫做“可乐男孩”。今年27岁的薛枭是成都可口可乐博物馆馆长。

  十年最想说

  成为“抗震救灾小好汉”后,林浩也获奖无数,但这没有让他像网传的那样“暴富”。目前他们一家人仍租住在成都一个老小区,父母外出打工,他专一学习,不参加公益之外的任何活动。

  汶川地震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,亲人离世,屋宇坍塌、村落捣毁,逝去的人性命定格在了那个地动山摇的霎时。幸存者的运气也就此改变,其中有三个孩子当年广为人知,分辨是参加过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林浩、“可乐男孩”薛枭、“敬礼娃娃”郎铮。十年过去了,三个孩子怎么样了?

  郎铮:我和其他同学一样还是个孩子,没什么特别的,我想快乐地成长为一个有用的人。

  儿子有这样的主意,郎洪东很自豪,“他理解感恩,有幻想,与地震之后得到的关心和辅助分不开。我跟孩子妈妈很感激大家对他的关爱,但最大的宿愿仍是他能健康快活地长大,咱们会尽力教导好他,把他培育成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”。

  过早“成名”转变人生

  这次采访联系他们并不轻易。

  郎洪东工作忙碌,一直对记者说“负疚”。但看过采访提纲后他仍自动定了时间,并让郎铮自己来面对这位“记者阿姨”。

  薛枭:世界很大,有很多事儿能去做,有很多事儿可以实现。十年前那种大灾大难都挺过来了,同步报马,还有什么过不去的事儿啊。

  “感恩”也是林浩常怀于心的一件事儿,除了创建爱之链公益基金,他说自己想当演员也有做公益的目标,“我从小在山里长大,也有去当村官的设法,但村官可能帮到的只是一个村庄,而演员也能够演一个村官,可以转化为精力力气,呐喊更多人关注村里的留守儿童,兴许影响力更大”。

  而薛枭仿佛没那么荣幸,却又相对命大。震后80个小时,黄金救援时间已经由去,在绵竹汉旺东汽中学一栋垮塌的四层教养楼废墟中的薛枭才被救起,他第一句话是,“叔叔,记得给我可乐,要冰冻的”。这句话被电视直播捉拿到,他因此被人们叫做“可乐男孩”。

  郎铮的爸爸郎洪东是警察,妈妈吴晓红是北川一个乡镇的干部,郎铮从幼儿园开始一直和外公外婆生涯在一起,一家三口根本上只在周末团圆。郎洪东告知北京晨报记者,震后通信中止,自己忙救济,得悉儿子幸存的新闻已是震后一周,“我当时心想,这小子命大”。

  受访者供图

  几个孩子都妇孺皆知,名字也和汶川地震严密关系,每年5月12日前后,采访拍摄、邀约电话都分外多。10年,孩童长成少年,少年步入成年,过早地经历生逝世和从小“被围观”,让他们和同龄人或多或少有些不一样。

  郎铮有些害羞,“我不太记切当时是怎么想的,也不明白到病院看我的温家宝爷爷是谁”。但懵懂的他让全国人民都记住了,采访、慰劳,以及广告、代言、影视剧邀约从全国各地络绎不绝。郎洪东说,切掉的皮敷在黑眼圈部位而后成热剥去蛋壳最,经历过地震的郎铮一度涌现心理阻碍,不喜欢谈话,惧怕黑夜,不愿分开母亲、不愿接触生疏人,甚至忽然传来的关门声都能把他吓一激灵。谢绝一切贸易上演、代言运动,甚至防止采访,这是家里人出于维护孩子最单纯的做法,“我们只生机他和过去一样,健康快乐地长大”。

  感恩是独特的成长要害词

  统一时间,200公里以外的汶川映秀渔子溪小学,9岁的二年级小学生林浩震后又冒险返回废墟救出两名同学。他的一张面带伤疤却又眼神刚毅的照片在网上传开,打动了很多人。

  人物档案

  郎铮让父母感到自满。郎洪东说,儿子从小就性情坚毅,“学走路的时候,他摔倒我从不拉扶,而是激励他自己爬起来”。

  当年那个小林浩不懂别人为什么会在网络上质疑、讥讽、笑话他,曾哭着问田万良,“这个记者为什么这样写?我没说过这样的话”。现在再面对这些时,他已经很淡定。田万良说,“没措施,这些货色他必需接收”。

  地震产生时,3岁的郎铮正在去北川县曲山幼儿园的路上,地震后他被压在废墟下面。用郎铮本人的话来说,由于年幼,当时的记忆“全是碎片”,“爸妈说我被埋了十多少个小时,是解放军叔叔救了我的命”。

  今年春节后,林浩先后在北京和上海参加了中心戏剧学院、上海戏剧学院等几所学校的艺考。但他告诉北京晨报记者,没收到任何学校的复试告诉,现在正全力以赴备战高考。没有变的是,“我还是盘算要做个演员”。

  地震带来的创伤已经平复。“我和同学一样,喜欢玩儿,爱看书,从小就喜欢足球、篮球和乒乓球,代表校队参加竞赛,得过许多奖。”郎铮有些不好心思。

  薛枭不否定能到可口可乐公司工作与他“可乐男孩”的头衔有关。说是馆长,他既要谋划经营计划,又要下去给大家做讲授员,这样的工作让他更加爽朗和雀跃。近几个月好多人似乎是专门为看我而来,“合影是必不可少的,我也能平凡心看待了。不过今后我还是希望大家别只记得‘可乐男孩’而不知道薛枭,我也会努力做出一些成绩让大家真正记住”。

  郎铮,地震发生后,3岁的郎铮刚被从废墟中挖出来,向解放军敬了一个军礼,“敬礼娃娃”由此传开。如今,13岁的郎铮正在征集各方线索,寻找当年救出自己的解放军战士。

  提前见识“外面的世界”

  北京晨报记者 张静姝

  今年27岁的薛枭是成都可口可乐博物馆馆长,采访前他始终在本地出差,各处奔走,周末也不停歇,“工作挺忙,也挺空虚”。成年后他晓得“可乐男孩”这个标签是摘不下去了,索性就理解成“快乐男孩”。他说,阅历地震后自己比以前更加豁达,“接触的人越来越多,也看到了外面的世界”。

  林浩,9岁的二年级小学生林浩震后又冒险返回废墟救出两名同窗,激动了良多人。林浩还因而加入了北京奥运会揭幕式。当初,林浩正在筹备高考,他的妄想是当一个演员。

  林浩:地震的经历让我变得刚强,也给我后来做很多事件翻开了大门,当前无论做任何事都会不忘初心,? 爱护当下。

  上月初,郎铮对爸爸说,想找到当年救他的解放军叔叔,想知道他们现在过得怎么样,还愿望今后和他们一样在军队得到历练。寻找解放军的事儿很快收到来自各方的线索,他们一家陆续找到了6位照片中的兵士。郎洪东说,“他们都已经退伍,在全国各地。我们还在陆续找其余几位,盼望有机遇能从新聚在一起”。

  和一般的年青人一样,薛枭业余时光就打打游戏、聚聚首、追追剧,他也会和10年前幸存的同学接洽,“固然不在一个城市,但我们有很特殊的情感,不外聊天基础都是说说现状,很少回想当年的事,也不愿提起已经遇难的同学。我们现在得懂得感恩,也要把这份感恩传递给别人”。

  不过林浩向北京晨报记者表现,“演员也是一个职业,从前的5年里没有再接任何影视剧,就是在积淀,恶补文明课和艺术课。我抉择我喜欢的职业有什么错?我知道在很多人理解中,演员等于明星,即是月入千万。可我是发自心坎享受拍戏的进程,可以塑造很多人物,可以去休会,在舞台上开释,展示一个人物。”

公司介绍公司简介组织机构企业资质企业荣誉主要业绩
服务项目项目管理工程咨询造价咨询招标代理
成功案例招标代理造价咨询项目管理税务咨询
新闻中心新闻动态行业新闻
企业文化企业文化员工活动

澳门国际赌城  澳门威尼斯人9888网址